当前位置:喜兰妮洗衣服务健身桑兰深夜再发长微博:我的记忆深刻 愿意接受测谎
桑兰深夜再发长微博:我的记忆深刻 愿意接受测谎
2022-08-15

中新网11月28日电 今晚,原国家女子体操队队员桑兰连发两篇长微博,回应昨天凌晨新华网一篇关于桑兰本人摔伤真相的调查报道。第二篇长微博中桑兰提到:“我不是福尔摩斯,但我并不是靠直觉和猜测,因为所有的记忆对于那个时段的记忆,是我这一辈子最深刻的,最深刻的!甚至,有条件(在没有取得这盘录像带的情况下),我愿意在第三方的监督下,使用测谎仪对本人的这段记忆进行测谎。”

第二篇长微博原文如下,第一篇附在之后(标红部分是为桑兰长微博标红部分):

就比赛录像而言

本月开始,从腾讯以及新华网,有些人拿出了9张截图证明我撒谎,并要求我拿出录像带。我曾反复申明,从2008年ESPN告知有一个人拍了我的录像带,并希望拿给我看,但后来又说没有。至2011年我们通过律师向杰克卡特教练询问录像带的事情,得到他的回复是时间太久,找不到了。

而前些天,有人将一名体操专家的分析截图拿了出来,并声称互联网上已经有了这个视频。但事实是,新华网、被告甚至我自己都没有看到这个视频录像。

同时,新华网摘录被告博客的信源,在一个个人网站当中留言板里出现多人和杰克卡特(录像的人)而在那里,杰克凯特才表达他的态度,另外,我也看到被告刘老大也去询问,大体也是想知道是不是有人撤垫子。。。

我目前还在与家人协商,毕竟如果去一趟美国,亲自去见他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更不知道他是否会拿出这盘录像带。而这笔花销对我来说,也是不菲的。我们已经准备再次联系他,看他进一步的态度,这个案子虽然打不下去了,但为了我的名誉,也要去努力一下。

那些等着说我马上拿视频的,脑子都长在屁股上了?

(上图:杰克卡特在美国专家公布到自己网站后的留言,并表明了他的立场和态度。大家可以看看英文,我这里就不翻译了。这就是新华网记者的来源)(上图:其中为被告KS.LIU先生也去询问,感谢这么多年您的关心和抬爱,可惜杰克卡特先生并没有直面回答一些问题,也没说没人撤垫子干扰)

用新华网的截图

下图是网上的截图,根据我的回忆以及当时对于场地的记忆,我用你们拿出来的图,继续进一步举证。

(上图:红色箭头下缘有一个卷曲的物体,在我记忆当中这就应该是那块垫子,而它为什么是呈现出直立和卷曲状。因为视频的像素不高,所以我瞪大了眼睛,放大了图片在辨认。请接下图。)

在诉讼期间,我们翻遍了整个互联网,把一切有记录的资料全部留存,这是一张TBS,也就是特纳广播公司,当时在比赛场地上方的摄像头,而根据现场视频的截图,我们看到如下。

(上图:我受伤后,前来救援和急救的场景。而罗马尼亚教练仍然停留在右下方。 红色箭头的部分指的是桌子,这个从第一张图中就可以看出桌子的高度和形状。上一张图中的卷曲直立的物体与垫子颜色接近,符合我在第一跳时候对于那块垫子的记忆。而这张俯视图中这个物体显然没有了,否则一定是可以拍到的。我猜测:是那块物体遮挡了通道,因此被挪移开了)

我不是福尔摩斯,但我并不是靠直觉和猜测,因为所有的记忆对于那个时段的记忆,是我这一辈子最深刻的,最深刻的!甚至,有条件(在没有取得这盘录像带的情况下),我愿意在第三方的监督下,使用测谎仪对本人的这段记忆进行测谎。

我现在的分析,无论你认为是什么!在我脑海的记忆中,无法抹去。即便新华网和你们指责我撒谎!!!

未完,改日待续!~

另附第一篇长微博

原文如下(标红部分是为桑兰长微博标红部分):

新华网新闻指我撒谎17年,然后用被告刘老大的博客信源证明我落地时没有人撤垫子,我撒谎了,我陷害了贝鲁?

未对任何教练提起诉讼

首先我需要郑重声明,在美国联邦法院当年的起诉中未对任何教练进行诉讼,而我最早也是诉比赛主办方场地混乱而致安全隐患,造成了比赛中受到干扰。后,因新证据的发现(当年比赛主办方时代华纳相关负责人对媒体承诺保障我的未来是安全的,包括财务等方面,以及他们向赞助方寻求更多的支持。。。。。<此前这么多年,我居然不知道有这个报道,以及这个承诺,因为所有的事情我以及家人都依赖和信赖组织所安排的监护人。而2012年我们再次寻找律师时,共同发现的旧闻>)

保险1000万现金?

新华网的长篇调查文章,直指这份保险,并洋洋洒洒转述了一些所谓的调查!他的意思是,如果有人撤垫子,这份保险就不能生效,保险公司就不赔?

(上图来源:新华网原文摘录)

这篇新闻完全没有一点调查精神,但声称是调查?那么请看如下!

1、这是一份保险合同的内容,投保人是美国体操联合会,而就是这份保险成为我摔伤后的救命稻草!投保时间是1996年8月1日——1997年7月31日,保险公司提供这份保险单给我,也就是说这个保险到第二年1998年又进行了第二年的投保。但没想到第二年98年,在友好运动会上我受伤了。这份保险显然是美国体操协会对于一定范畴内人员的相关保险,签约地点在印第安纳,并受该州法律约束。

(以上来源:美国TIG保险公司)

2、由美国TIG保险公司提供的这份保单至1998年仍然有效(续保了),而投保人显示是美国体操联合会,并确认了投保的范围是个人比赛、官员、董事会、志愿者、投保人员和志愿者以及美国体操基金会。这份保险,保险公司向我解释,如果索赔的人有其它的人身意外险,这个保险只能作为辅助,而不能合并理赔,因我所在的中国国家体操队和美国友好运动会主办方未给我个人上人身意外伤害险,故,这份保险生效理赔,但理赔的范围有严格要求。不是现金赔偿(目前到现在,我得到过一笔5万美金的赔偿金)。

3、关键在这页的第一项条款:“事故”或“意外”的定义,是指不可预见的,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那么从字面理解,我(被投保人)因不可预见的因素而导致伤害事故或者意外,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发生的,这个保险随之生效。请问新华网的记者你调查的这个结果,是否和这个有严重出入?你的意思,有人撤垫子是我可以提前预见的?还是我可以意想到的?那么,这是凶杀案?新华网的调查,完全是刑侦路线!定义撤垫子的行为为刑事案件??所以得出结论——沉冤昭雪!(体操版呼格吉勒图?)

4、我长达17年中,一直通过不同的方式告诉大家,的确这个保险是1000万美金的,这个大家众所周知,但这份保险不是统统拿来可以存银行。这个保险的使用有严格的管理,针对病情以及康复等项目需要和保险公司经理人取得联系,并得到批准才可以使用。话句话说,这样保险公司就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控制这个保险的合理使用。

而我2011年为何告了保险公司?其实,他们告诉我,不是不想管我从99年回国后的保姆费和一些费用,而是我没有申请!因为,直至2010年,与保险公司的所有联系都是我在美的监护人,他们从我受伤回国后就告诉我,我的保险不负责我在中国的康复,治疗,保姆等费用,但是我的“救命药”可以,去美国看医生和康复也可以,路费、食宿得自己出。

所以,我11年提告了保险公司,他们不负担我中国的费用!并更加明确了未来在中国以及美国的权益。可是,监护人明明告诉我不能使用啊?这与保险公司告诉我的话,明显带有出入。而且,我这些年有一些保健品,也是保险公司报销的,可监护人告诉我是他们给我买的!(我不知道是保险公司撒谎,还是什么?但我的确看到了保险公司这么多年付账的账单)

另!(我不欠国家的,国家更不欠我的,康复这么多年都是自己要嘛省钱,要嘛放弃了。但,我认为我在友好运动会受伤,凭什么中国人负责?)

以上保险细则我马赛克了,因为这种报销或政策,一般对于其他公司来说都想学去,更何况如今的中国还没有真正的体育保险!2008年的时候北京奥组委相关部门的人来问我借鉴一下我的保险单,那时候我哪里拿的出。如果中国体育需要借鉴西方的体育保险制度,我愿意牵线搭桥,更愿意用我自己现身说法。但,新华网的那篇调查,就算了。